奋斗在前,冲锋在前


来源:应服中心  作者:  时间:2022年01月05日  阅读次数:打印】【关闭

永宁镇,一个看似普通的名字,其实暗藏着命名者的美好祝愿,他愿这个地方永远安宁。但2022年1月2日的一个5.5级地震打破了这里的平静。

地震发生后,云南省地震局立即启动应急响应,派出由33人组成的工作队连夜赶赴现场。叶阳就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。1月4日,他接到指挥部任务前往受灾点进行灾害损失评估工作。在驱车前往的途中他说,尽管每次地震发生后他都会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工作,但这次地震还是有些不同。

他到达拉瓦村时正值晌午。老人已近耄耋之年,他坐在门口,低垂着头,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。他轻轻走近老人身旁将他叫醒。老人说着叶阳听不大懂的语言,仅能从他的话语中依稀听出“老”、“房子”、“看”、“烂”、这几个词。叶阳放慢语速,“老人家,我是云南省地震局灾害评估损失小组的,不着急,您慢慢说,这次地震对你们家造成了什么影响?”但老人或许因为太想将事情快速说清,已说得略喘,脸涨得微红。“没事,您慢慢说,好~,好~”。老人或许感觉到这个小娃听不清他的话,便打算起身带着叶阳进房看看。他赶忙搀住老人,这“祖孙俩”就这么一瘸一拐的移进院子里。

拉瓦村房屋受损

永安镇周边村落由于自身海拔的缘故,加之最近正值冬末。叶阳在前往镇上的途中感冒了。当天,小组先走遍了泥鳅沟村、者波桥村、达迦林寺等地点进行灾评,当我们最后到达永安镇扎美喇嘛寺时,他依旧满是干劲,从车内一跃跳到地上。寺内主持见到来人,快步迎了过来。不等他开口,叶阳便说到,“你好,我是云南省地震局灾害损失评估小组的,听说你们这里报了灾,我们来看看”。主持接着道,“噢噢,好,你们跟我来”。他带着我们绕着佛寺转了一圈,又带着我们爬上吉德殿殿顶。地震让殿内的佛像出现破损,墙体出现开裂,房顶上的椽子也掉了下来。“你们跟我从外面来看看”,“你们看,这个大殿整体向前倾了,再来一次这样的大地震,这房子恐怕就要到了,你们一定要记得给我们反映一下呢”。叶阳说道:”我们会核查清楚,实事求是地将情况记录下来,并反映给指挥部的。您放心,还有没有其他受损的情况,麻烦您也带我们看一下?”这个在车上寡言少语的年轻小伙,工作起来却满是干劲,他总想着再多拍一些震害照片,再多记录一些现场情况。土木专业出身的他,看到房屋的裂缝,换做别人总是避而远之,但他反而会“痴迷”地凑上去研究,将脸贴到墙上,以一种“夸张”的样子想要看清楚里面的结构和材料。他看到我一脸不解的看着他,只是笑笑,然后就与我一同前往下一家查灾。

扎美喇嘛寺大雄宝殿前倾

同样冲锋在前的还有灾评组组员刘昌伟。当天,他接到指挥部命令前往玉龙县宝山乡开展圈外震害调查。当他来到现场时傻眼了,前往宝山乡需要坐船,对于习惯坐车的他而言,总归有些不适应。但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,尽管大风吹得人要从岸边掉到水里,他还是开始慢慢挪上踏板、缓缓走进船舱之中。一等他站进船舱,船长就悄悄启动马达,开往此行的目的地石头城村。他们沿着蜿蜒的小路一直往上爬,最终来到村广场上方的崩塌点,开始记录灾情。

刘昌伟(左一)在船内

石头城村灾害现场

不知不觉间夜已经深了,灾评组组长张原硕画着图,感到一丝睡意袭来。他慢慢站起身,缓步走到指挥部的推拉门前,他一把拉开了大门跳了出去。等他反应过来时,已经被刺骨的寒风包裹,他只感到冷气顺着裤腿,走遍了他的全身,一阵寒意从后背蔓延到了脖颈,整个人瞬间清醒了过来。他打了个寒颤,迅速躲进了房间中继续工作。

他们是你,是我,是一群平凡的地震现场工作者。每当有地震来袭,他们总是第一批背上行囊,日夜兼程赶赴现场的人。知易行难,现场工作队员们却将“奋斗在前,冲锋在前”落到实处,不辞辛苦、不畏艰难,用自身行动践行着这句话。有他们在,大家也就放心了。

来源:综合协调与新闻宣传组

上一篇:
下一篇: